疫情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他们选择赴美生子,却因疫情被迫在美国流浪 [复制链接]

1#

自西向东,从洛杉矶飞往欧洲再到天津的航班上,连续30个小时不眠不休的韩欣,紧紧抱着防护服里刚刚哭睡着的宝宝,看着窗外不知是朝霞还是落日的一抹红光出了神。

恍惚间,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溯回产卵的大马哈鱼,千难万险,得偿所愿。

这不是韩欣第一次尝试回国。

上一次,在值机柜台被航空公司拒载的遭遇至今历历在目。

“我怕宝宝被传染,就给他多穿了几件衣服,他体温37.1,怎么就不符合规定了?!”洛杉矶机场的夜里,开往中国的航司柜台前,满是戴着口罩看不清面孔的人,他们站得远远的,无动于衷,只有几个留学生伸出了援手,他们帮忙把两个28英寸的行李箱放在传送带上,又帮忙抬了下来。

韩欣被告知,航司一个小时前刚刚修改了规定,拒载单上原定37.3的体温红线被卡死在37度,宝宝刚好超了0.1度,复测的要求被拒绝,按规定不得登机。当时疫情刚在美国蔓延,除了测量体温和佩戴口罩,各机构都未采取进一步防疫检测的手段,机场空旷的大厅里,人心惶惶。

为了证明孩子是健康的,韩欣像着了魔一样把裹在孩子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扒掉,“娃就在我怀里裸露着,啥防护也顾不上了”,为了回家,韩欣把在美的房子和车都退了,她不知道一旦被拒载,自己该怎么带孩子回家,哪里才是家。

在值机柜台另一侧的售票柜台,一列带着干粮和马扎,排了一周队想要回家的人,又是另外一番心境。

排在队伍最前的男人兴奋地打电话给妻子,“有候补票出来了,你快带着孩子来,你们先走,我再等等。”他在电话里说。

一天一宿,独自带孩子和行李往返机场和住处公里,韩欣内心满是委屈、愤怒和近乎强迫症一般的焦虑,那之后的好几天,她每隔几十分钟就要神经质地抓着孩子给他测体温,“我真怕在机场折腾病了,他那时候才出生20天。”

韩欣把这段经历发在朋友圈,一个不甚相熟的人留言给她:“谁让你去美国生孩子的?那么喜欢美国,干脆死在那里好了!”

韩欣拉黑了这个人,并从此不再发任何内容,她不知道自己还要经历多少人间冷暖,才能带着襁褓中的婴儿安全回家。

孩子出生前一个月,涂瓦拉黑了岳父。他们在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